中华网全球社经观察China.com.SE
0 1分钟 8月

中华网全球.社经观察:转帖一篇伟大的文字,这是中国精神,中华民族的品牌形象

24日的时候我们墙艺术编辑部开了个网络会议,讨论要不要去灾区送物资。经过简单的讨论,最终以少数人同意,多数人反对,还是决定去一趟。

当然反对者主要是担心去的同事的安全问题。

我就是那个去的同事。

其实直接捐钱给红十字会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我们还是决定亲自去一趟,一方面是因为一些“你懂的”原因,更重要的是现在网络上的信息变形太严重了,隔着网络永远不会知道灾区到底是什么情况,到底有什么需求。

当时看新闻,郑州已经没什么事了,灾区主要在新乡,于是我们联系了正在新乡抗灾的一支救援队,进行点对点的支援。

这时候我们就遭遇了第一个谣言,让我们险些放弃这次行动。

在我们出发前,到处都在传新乡已经被军管了,外面的救援进不去,除非有红头文件……”

这个谣言影响大到什么程度?连救援队自己都信了。

我打电话给救援中心,他们也不确定能不能进去,于是联系了前方队员,才知道根本是子虚乌有,救援队仍然缺少很多物资。主要是艇和救生衣,发电机、头灯、对讲机、方便食品和瓶装水,以及抗生素。

这些东西特别重要,我们后面详细说,将来大家万一遇到水灾,该提前知道会发生什么,需要什么。

Image

我们点对点送物资的这个救援队来自山东

不仅如此,此行极少能见到军队,因为灾区面积很大,只有几千个子弟兵,主要集中在上游堵口,所以能遇到的机会非常小。能见到的就是来自民间的救援队,几个队救一个村,这个样子。

24日我们花了一天时间在北京采购,这时候网购已经来不及了,我们就跑了几家超市购买食品和水,另外多买了一些牛奶,沙琪玛、巧克力、自加热火锅。

Image

迪卡侬仅有的两个充气艇库存也被我们买走了,还有一些头灯和电池。对讲机和发电机实在搞不到,药店里面抗生素需要凭身份证限量购买,也放弃了。

Image

25日一早我就出发了,这时候遇到第二波“不实信息”。很多朋友都给我发现消息说“新乡灾情已经结束了”,而且还给我截新闻…各种主流媒体的头条都是东京奥运会。

Image

我一度都信了,因为我驾车出京的时候太阳都出来了,走到石家庄的时候艳阳高照。

重要的是一看路两边的河道很多都是干的……新闻上说河北也有一些汛情,结果看到的是蓝天白云,田野里庄稼绿油油的,河道只有少量的水,还有人在钓鱼……有这么一阵我都恍惚了,感觉自己不是去灾区,而是出来自驾游……

Image

而且如果不关窗,手臂都会晒伤。

Image

特别是路上遇到很多民间自发去救灾的还拖着摩托艇,就更像是度假。

Image

Image

但这都是暂时的,我出发之前仔细研究了云图。台风烟花的高压,会驱散之前的雨云,所以短期形成了这么一个晴朗的区域。我利用这个时间差去送物资再返回都很安全。

Image

只不过我没想到能晴朗到这个程度。有一段我心情很HIGH,觉得其实灾情可能没有想象的严重。甚至还心存幻想,如果水退了,皮艇就用不着了,我还可以拉回来周末去河里玩。不知不觉的边开车,边哼起“蜜雪冰城”来了……

到下午过鹤壁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太幼稚了……

真正的灾区是过了鹤壁市,要经过一条淇河还和一条卫河,有一座卫共特大桥,大桥显示有施工,所以车流缓慢。从这里开始,就几乎看不到干的地面了。

Image

一开始以为是卫河的水因为灾情比较多,但是越往前开,越发现除了高速路,周围很难看到陆地。

Image

虽然我自认为是一个心比较硬的人,但是看到这么多农田和村庄被淹没,不知道多少人倾家荡产,流离失所,还是鼻子酸了一下。

并且你还会意识到一点,救灾和想象的太不同了,最大的功臣其实是从来不会被报道的道路部门。在面积很大的水灾区域中,是完全停电的,只有一条灯火长龙就是高速公路。高速公路的路基非常坚固,远远高于地面,使得救援车辆和物资可以畅行无阻。

沿途加油站也都用发电机供起来,油料充足,就是为了保障救灾运输。

少数几处地势较低有可能被水淹的路段,全部有道路部门的人用沙袋将两侧保护起来。

只要道路畅通,物资就会源源不断的进来,战胜灾情就只是时间问题。

途中看到了很多运送崭新的变压器的车辆,估计是去抢修电力的。

其他车辆就比较奇葩了,什么样的车都有。

有五六十万的福特猛禽,拉着救灾物资,也有几万元的农用车,很慢的在路上跑,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辆很老的车,因为光线很暗没拍下照片,大致是下面这样的,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救灾版的敦刻尔克……

Image

各式各样的民间自发的运送救灾物资的车辆,是畅通无阻的,没有设卡,也没有检查。

Image

差不多经过十个小时的驾驶,我接近了目的地,在新乡附近一个叫做获嘉的地方下高速。

Image

由于目的地的村子水位已经一米多,我这车物资是进不去的,只能由救援队来取。

救援队询问了我带来什么物资,我说有方便面和瓶装水,能看出他们有点失望的表情,估计是这几天送来的方便面太多了。

然后我说还有两个充气艇,他们眼里立马就有光……

后来我才知道,救援队每天的任务是从被淹的村子把人运输到政府安置点。一个村子几千人,老人和孩子的比例很高,皮艇太少运力不足,效率很低。

Image

我到的前一天,又发生漫坝,政府紧急通知撤离。还有很多村民,拒绝离开村子,打算与家园共存亡,所以救援队还要把这些方便面和瓶装水用橡皮艇给他们送去。

 

Image

所以皮艇、头灯、扩音喇叭、对讲机这些都能够大大提升效率,减少伤亡。

最后就是抗生素以及药品的问题,

这么说吧,最让我意想不到的,从电视上永远体会不到的是灾区的气温和味道。

我第一次打开车窗时,空气中的味道差点让我过去… 如果各位想体验一下,只需要把自己家下水道的防臭地漏打开,用吹风机的加热模式,把味道吹出来,然后关掉空调,让室内气温达到30度左右,就能体验了。

空气中湿热,弥漫着腥臭和腐败的味道,可以想象大面积的积水有多么适合微生物繁殖。“大灾之后有大疫情”瞬间就不再是课本上的一段文字了。

灾区的这水,只要不慎落水喝上一口,轻则上吐下泄,重则痢疾霍乱,有不少人呛水之后需要住院治疗。而且救灾队员和灾民还有血吸虫感染的风险。

Image

身处这里才能感受到这些水,和我们熟悉的游泳池,鱼塘是完全不同的。这里是成吨的垃圾和动物尸体混杂其中的液体。

我到达的时候,已经天黑,救援队要休息了。在这种高温天气和污浊空气中,人们只能靠汽油发电机带动的电风扇来换气,就这么熬过一夜,明天继续实施救援。

我着急返回北京就没有留下住,等我到达下一个服务区时,发现救援队怕我疲劳驾驶,把能量饮料都给我留在车上了。

最后,巧克力也是很受欢迎的,那些被迫离家的孩子,需要精神上的安慰。

差点忘了说,我在返程时,去加油,看到一个驾驶卡车来送物资的司机是带着八九岁的孩子的。可能是家里没人看孩子,所以一起跟来了,这是我遇到的最小的来参加救援的人了。


回来之后,我查了一下资料:据西汉以来的不完全统计,在新乡地区发生决溢的年份共164年,属堤防溃决的124次,河溢成灾的82次,因溃堤致使下游河道变迁者6次。六大河徙,四徙于原阳,一徙于延津、封丘。当地 “居人庐舍漂没殆尽,人民或巢或舟”“男欲耕无高燥之地,女欲织无蚕桑之所,束手愁叹,坐待其毙”……

多亏了时代的进步,灾民不必像古代那样在水灾之后还要面对瘟疫和饥饿了,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无法避免的倾家荡产。这就是为什么,我们要有一个国家,要团结和互助。 因为谁也不能保证灾难不会落到自己头上。

关于救援队的人,他们是来自全国各个城市,操着不同方言的普通人,没有编制,再说一遍都是志愿者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